龙作作略一思忖,在长安开店本就是她一时兴起,真要开起来,她又没精力也不擅长此道经营,本也要姑当时聘用掌柜的,便留用他们也没什么,既然他们愿意折价入股,经
 
营起来,也会尽心竭力,说不定这斗气之举,还真能成为龙家一股稳定的财源收入,遂道:“这倒不是不可以商量,不过,五位要占多少股份呢?”
 
    几位店主互相递个眼色,由杜掌柜的道:“我们五人,每人占一成股份,如何?”
 
    龙作作摇头道:“诸位,这样加起来,诸位可是占了一半的股份了。”
 
    齐掌柜的赔笑道:“我们本就把小娘子出的价折减了一半,这样岂不正合理么?”
 
    龙作作道:“那又不然,我接了你们的店,可不是售卖你们原来的货品,这皮货来源可是由我提供的,我们要做长安最好的皮货商人,也只有我龙家寨才做得到,就这本事,
 
若是合伙开店,值不值三成股份?你们是生意人,该当明白能给你们拿到一价难求的货物,作用何等之大!”
 
    五个店主凑到一块儿嘀咕一番,杜掌柜的道:“这样的话,就按小娘子说的……”
 
    龙作作嫣然道:“我还没说完呢!”
 
    龙作作把杵在那儿当背景的李鱼拖到身边,亲亲热热地挽着他的手臂,道:“奴的郎君,李市长,想必各位也都识得。试问,如果李市长肯给予各位各方面的关照,在店里占
 
上一成干股,不管多吧?很公道吧?求之不得吧?”
 
    齐掌柜的结结巴巴地道:“这个……嗯,李市长肯加入?”
 
    龙作作挺起酥胸,道:“郎君有官身,当然不宜加入,可我是他的妻子,这店我开的,和他加入其中,有区别吗?”
 
    五人面面相觑,鲁掌柜的期期地道:“这个……那么,便也算一股!”
 
    龙作作道:“这四成,可都是干股喔,公道吧?”
 
    五人又是一番交头接耳,杜掌柜的道:“不错,公道。”
 
    龙作作一拍手道:“好,这店呢,你们折算成了一半的价格,等于只出了一半的钱,我们双方要共同负担四成的干股,所以双方各负责给出两成干股,所以最后呢,你们五人
 
共占三成股份,七成是我的,对吧?”
 
    李鱼瞪着龙作作,心中无比绝望:“天呐!这身材火辣的半洋马也会用心机了,小算盘打得噼啪作响,老夫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?”
 
    路边人流中,两个大汉扶着就医归来的刘啸啸正站在角落里,刘啸啸狠狠地瞪着李鱼,目光又渐渐移向龙作作,那个在他想法里,今生注定要携带家业,成为他女人的女人。
 
    执念,是一种无解的剧毒。此时,刘啸啸盯着龙作作隆起的腹部,目光就无比地怨毒,那里孕育的,本该是他的骨血,可现在……
 
    “李鱼,你等着吧,我刘啸啸复仇的刀,将裹着地狱的火焰,降临到你的头上。至于你,贱女人,我要叫你生不如死,用你的一生,偿还你欠我的一切!失去的,我一定会连
 
本带利地拿回来,一定!”
 
 第291 章 交锋
 
    龙家寨的皮货在长安这么有名么?
 
    李鱼端坐在西市署自己的签押房里,捏着下巴,犹如身在梦幻之中。
 
    照理说就算龙作作正常地兑店,也没有这么快的道理,毕竟人家那五家店都在好端端地开着,又不是贴了告示要出兑,没理由这么顺利。
 
    但现在,那五家店主无比配合,简直比龙作作还要主动积极,此刻龙大小姐已经以大店东的身份,指挥五位原店主拆隔断清存货,同时又请了杨思齐介绍,找了个有本事的包
 
工头儿,准备大兴土木,装修新店了。
 
    新店的名字……
 
    龙大小姐本打算叫“正气堂”,李鱼倒不在意她取什么店名,但总觉得怪怪的,这名字未免也……太江湖了吧?听着就像梁山好汉的聚义大厅。
 
    后来,李鱼听见“无情郎”和“负心汉”在说悄悄话儿,提到“正妻堂”什么的,说是人家叫“乾隆堂”,太也大气,大小姐也想讨个好彩头儿,要不是怕犯了朝廷的忌讳,
 
都打算叫“坤宁宫”了。
 
    李鱼这才恍然大悟,人家女子这点小心思,他也懒得理会,不过今天承揽了装修业务的那个包工头儿跑来向李鱼献媚的时候,为了凑近乎,没话找话地说起一桩趣事,说那女
 
店东派了两个小丫环去向他交代牌匾的尺寸和名字等事宜。
 
    结果两个丫头也不知道避人,居然当着他的面说起了“悄悄话儿”,说她们家小姐本来极是满意“正气堂”这个名字,忽然又觉得“正气”也不妥,谐同“正妻”呀,那不是
 
明摆着允许那小骚蹄子进门儿了呢。
 
    所以,在这两个宜喜宜嗔、秀美可人儿的小丫环提议下,龙大小姐决定这店名就叫“神仙洞!”
 
    你“乾隆”虽然大气,可我是“神仙”,你已经称堂了,我不能称宫,也不宜作府,那我就叫洞,这洞府听着有仙气儿,还不犯忌讳,两个丫头说的时候得意洋洋。
 
    李鱼听到这里,心里便暗暗决定:一俟回了陇右,马上把这俩丫头打发到外房去做事,绝不能留在内院里头,以后府里有点啥事儿,准得被她们抖搂出去,明明一对樱桃小口
 
,偏偏大嘴巴呀!
 
    包工头儿说到好笑处,拍着大腿狂笑:“哈哈哈,李市长,你说那女人好不好笑,我见过那女店主,相貌端端地极美,可惜有了身孕,想必她男人憋的狠了,没少在外面拈花
 
惹草。不过,她这店啊,未来生意倒是极好的。”
 
    李鱼一怔,急忙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生意会极好?情场失意,商场得意么?”
 
    那包工头儿一呆,道:“李市长出口成章,小人却不曾听过这句话。”
 
    李鱼奇道:“那你怎么知道这店生意一定极好?”
 
    毕竟是自己的生意,李鱼是真的想弄清楚其中道理。
 
    那包工头儿向他挤眉弄眼儿,一副“大家都是男人”的模样:“李市长,你想啊,她那店叫‘神仙洞’嘛,男人哪有不喜欢‘钻洞’的,这店一开,还不客似云来?哈哈哈哈
 
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的脸色很难看,臭着一张脸,悻悻地道:“那位女店主的男人,就是我!”
 
    康班主、刘云涛、华林三人听得李鱼传唤,匆匆赶来西市署的时候,就见包工头儿屁滚尿滚而去,也不知道是忤了李鱼的什么霉头,反正惶恐的很可是有什么心事?我看包
 
工头儿陈小二方才慌慌张张逃去,可是犯了什么事儿?”
 
    李鱼忙摆手道:“不要谈他,他自己做贼心虚罢了。咳!你们坐!”
 
    待三人落座,李鱼道:“近来你们各司其职,做的可还顺畅。”
 
    康班主一听便眉开眼笑,道:“我们做的好得很。小郎君,多亏了你呀,咱们勾栏院里两百多号人,现在各有营生,生计都有了着落,功德无量。”
 
    刘云涛道:“我那净街司先前颇受人非议,不过现在好多了,道路真的通畅干净起来,大家都感觉到了好处,现在对我们都欢迎的很。”
 
    李鱼点点头道:“嗯,光是店铺与顾客欢迎不行,还需要处理好与西市署里其他各司人员的关系。”
 
    华林道:“我们是小郎君的人,自然以小郎君为尊,他们怎么看,我们不在乎。”
 
    华林读过书,比刘云涛伶俐。一听李鱼这么说,就聪明反被聪明误,以为李鱼是反话正说,提醒他们这饭碗是谁给他们的,不要与其他人来往过密,要保证眼里只看得到他,
 
心里只装着他,耳朵里只听进他的话。